資工系根本上的矛盾

接下來打算寫一系列討論交大資工問題的文章。這是第一篇,從「資工」和「大學」在臺灣根本上的矛盾談起。未來幾篇會談到系上同學和教授的風氣、各種課程的情形等等。

大學定位的矛盾

美國的大學定位上很清楚,就是要鑽研高階的知識並進行創新的研究。如果重視的是實際打造東西,那你根本不該來念大學。如果以上這兩點不是你想做的,大可直接去工作或是去各種職業訓練班訓練。社會上明顯將大學生視為高階專業人才,所以要是一個大學生去應徵咖啡店店員,會被視為不尋常的事情。

在臺灣,不管想做什麼,社會風氣、家長思想幾乎沒辦法接受「不上大學」這件事情,所以不管是想賺大錢還是研究數論,所有人通通進了大學。對於成績好的學生尤其是這樣,不上大學往往會被視為一種浪費(「成績這麼好不上大學繼續學習太可惜了」),就算他想做的只是當畫家或是寫 app。

在這個情況下,大學教授們還能堅持只鑽研「高階知識」嗎而不去做一部分職業訓練所所做的事情嗎?(這是開放的問題,兩種答案在我看來都於理有據)

這是正統大學的定位在臺灣所遇到的矛盾。

究竟臺灣的大學是否該為了因應社會現狀提供一些職業訓練所的功能?

我傾向覺得是(因為這樣對我個人的生涯有利)。但若有人說:「不,大學應該堅持它的定位,因為有問題的是社會風氣和家長思想」這我也無法反駁。

「資工」意義上的矛盾

歐美大學對應臺灣所謂的資工系的通常是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這樣的科系裡面有些會開 Software Engineering 的 programme 。所以很明顯是以 Computer Science 為主,Software Engineering 為輔。

Computer Science 是什麼?它是一門科學,關於計算機的科學,所以中文精確的翻譯是「計算機科學」,訓練出來的人叫做「科學家」。譬如說今天有個演算法,我想辦法分析它的時間複雜度,或是證明這個演算法可以解決某個我所定義的問題,這些問題通常會被歸類到 CS 的範疇。

Software Engineering 是什麼?它是一種關於軟體的工程的知識,所以中文譯作「軟體工程」,訓練出來的是「工程師」。工程的範疇著重在各種限制下解決實際的問題,必須要考慮到現實的需求(預算、人力、空間、時間限制等等)。

再來看看「資工」這詞,它是「資訊工程」的縮寫,英文作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至於資訊工程精確上代表什麼意義,根據維基百科,它是一個隸屬於軟體工程的範疇,是設計及開發「資訊系統」的方法。資訊系統看來是一種抽象的分類,用來「處理」「資訊」的「系統」就可以叫做資訊系統,至於要怎麼處理、是什麼樣的資訊這我就不是很清楚,可以去看維基百科

我把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和 Software Engineering 視為比較接近的領域(根據維基百科 IE 屬於 SE ),因為兩者都是工程,比起 Computer Science 是一種科學有較大的差距。

看看臺灣一些大學資工系的名字:

  • 交大 資訊工程學系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 清大 資訊工程學系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 臺大 資訊工程學系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 中央 資訊工程學系 Department of Computer Science &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交大和清大資工的中英文名明顯不符合,英文名說是科學,中文名又說是工程,而且還是比較窄的「資訊工程」而不是「軟體工程」令我覺得很奇怪。臺大和中央的中文名有描述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但卻未描述 Computer Science 。

就我所知這四個系上的課程仍是以計算機科學為主,那為什麼叫做資訊工程學系?大概是為了招生上的優勢,也方便家長、新生和社會的想像,社會上大家可能已經對於「資訊工程」在做什麼有某種程度的想像(「大概就是和電腦相關吧?」),若是真的改叫計算機科學系大家可能會很納悶這到底和資訊工程有何不同,系上還要多花時間說明並且試圖說服家長計算機科學比資訊工程更有前途(或只是一樣有前途),若改名無法提升這個科系對於家長和學生的吸引力那很明顯地這些系其實沒有什麼動機去改名。

另外一扯,交大和清大資工系課程裡面邏輯設計、嵌入式等(那些關於電腦底層計算硬體的設計)的課程甚至都比軟體工程還要多啊,不過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事實上要說服家長「計算機科學」和「資訊工程」一樣有前途,可能還會遇到一些阻礙。家長很常見的論調是「科學家比工程師難餵飽自己」,這樣的論調某種程度上是合理的,因為工程師解決的是現實世界中的問題,科學家研究出的理論或是新技術舉例實際應用比較遠,自然比較難以吸引資金的投入。

所以這些偽資訊工程系不會為了要「名符其實」就改名叫「計算機科學系」。

據我的觀察,社會上對於「資訊工程」的想像其實比較接近「軟體工程」,因為大家常會依照某某科系出來之後去做的工作內容去想像那個領域本身,但是資訊工程對於這些科系實際上是錯誤的描述啊。

既然社會上偏好「資訊工程」勝於「計算機科學」,為什麼這些系又要用資訊工程的名字把學生騙進來然後教他們很多計算機科學和一點點軟體工程呢?為了騙成績好的學生進來吧,我也不知道。

對於我提出系上為什麼軟體工程的課程這麼少的意見時,一些教授說:「我們系叫 Computer Science ,所以課程當然是以 CS 為主。」我那時忘了問他們,那「資訊工程」這個中文名字又該如何解釋呢?

總之,我很討厭這種名不符實的東西,不過對於科系來說,取個吸引人的名字比起實際描述的名字更為重要吧,呵呵。

最後重申一次我的重點:

  1. 不管是該上或不該上大學、想上或不想上大學的人全部都進了大學,這是個問題
  2. 資訊工程學系這名字真的很奇怪

13 thoughts on “資工系根本上的矛盾

  1. 認真說起來我覺得台灣的「資訊工程」這字的定義不等於Information Engineering,他們只是恰好直翻會一樣而已 wwwww
    然而沒有一個大家都同意的「資訊工程」定義

  2. 現在的交大資工是以前的交大資工跟交大資科(CS並不一定要翻譯成計算機科學,翻成資訊科學也是可以的)合併的,以前的交大資科是叫Computer & Information Science,交大資工則跟台大一樣的英文Computer Science & Information Engineering,但如本文所說,資訊科學這名稱給人的感覺就是偏重理論,所以資科系一直在交大比資工系弱勢,而且課程重複太多,最後決定合併成現在的資工系,名成就只剩Computer Science。

  3. 我覺得名詞的定義是人賦予的,所以即使名稱長得如何我都覺得無所謂。
    但是下面有幾點想提一下我的意見

    >在這個情況下,大學教授們還能堅持只鑽研「高階知識」嗎而不去做一部分職業訓練所所做的事情嗎
    >美國的大學定位上很清楚,就是要鑽研高階的知識並進行創新的研究。如果重視的是實際打造東西,那你根本不該來念大學

    以美國為例,美國的大學MS和Phd program是分開的,
    MS通常以就業為考量,PHD的課程目標就是培養研究員(當然你可以有自己的人生規劃,但學校的目標就是要培養一個專業的研究員)
    優秀的大學更不例外。

    >Computer Science 是什麼?它是一門科學,關於計算機的科學,所以中文精確的翻譯是「計算機科學」,訓練出來的人叫做「科學家」。譬如說今天有個演算法,我想辦法分析它的時間複雜度,或是證明這個演算法可以解決某個我所定義的問題,這些問題通常會被歸類到 CS 的範疇。
    >事實上要說服家長「計算機科學」和「資訊工程」一樣有前途,可能還會遇到一些阻礙

    就以你對「計算機科學」和「資訊工程」的定義出發好了,
    我覺得做資訊工程的人需要學計算機科學,但不是每個人都必要。

    這就像修車的員工裡有的只負責拿零件、檢查零件負責修客人的車;
    但是後面總是有些負責設計零件、設計引擎的人,他們得對科學知識有較深的了解,
    那他們是科學家嗎?

    幸運的是,今天大部分的軟體最初都可以用別人造好的「輪子」來實現,
    但是當你的客戶變多、需求也變大的時候別人免費、或者付費提供的輪子都不夠用的時候該怎麼辦?

    我是學machine learning的,所以用我熟悉的領域做例子

    當我的需求小的時候,我可以不必要了解ML的理論,只需要去網路上下載個SVM的LIB來用就好了。
    但是某天我的資料變得複雜、統計的東西變多了以後開始發現網路上已經找不到可以用的東西了。
    這時候就得強迫自己升級,變成造輪的人了。這時候你所謂的「計算機科學」就變有用了。
    我得要有演算法、線性代數…即使不用自己想出解法也得看懂很多paper想辦法實作解決問題。
    我不敢自稱我是科學家,但我覺得我還算得上是個軟體工程師

    而且我看到多數的情況是,
    1.你所謂的那些科學家要適應工程師的生活比較簡單
    2.沒有學過計算機科學的工程師要想辦法重學這些知識,很難
    這樣就不難解釋為什麼一所優秀的大學通常會選擇教你理論而不是實務了吧

    • 你講的規模變大之後,難度會提升,需要理論幫助,這點其實不用你講我也知道(不知道為什麼我每次寫這類文章的時候總是會有人回覆同一個點)
      我懷疑的是,這些交大資工系學生畢業後從事的工作,究竟有多少機會遇到這麼困難龐大的案例以至於需要搬出理論協助,這我認為不高,有幾點理由:

      1. 以我對現在大學生的觀察,他們去做自己沒興趣的工作的機會是越來越低的(雖然還是挺高),越來越多人研究所或是工作跳到完全不同的領域做事情,然後我看到交大資工學生對於資工本身的興趣等級大部分不高,通常就是以類似高中的態度面對大學課業:「你規定我必修什麼我就修什麼,雖然一點都不有趣也不知道未來到底有什麼用途,但是既然教授們都說這很有前途了那我就相信專業的教授好了。」(雖然我其實連某些教授的專業都存疑,但是就另闢篇幅談吧)雖然學生興趣問題或許不是大學要處理的,但我覺得有些很輕鬆的解決方案就可以提升學生的興趣,連這些方案都不做的話有點……。
      2. 以交大資工學生出去工作的志願來說,臺積電、聯發科是個蠻常見的志願,這樣的大公司會不會把這些畢業生當人才用,讓他們去做你說的大規模狀況,這點我存疑。就算會把這些畢業生當人才用,也更不可能把這些任務交給一個公司新進的人,要熬多久大公司才會讓你處理這些大規模複雜狀況?在大公司肯定會比小公司久,然交大資工的學生蠻多人都是希望(被迫)去大公司的。大學或是研究所學了這些理論,進公司假設三年之後公司開始讓你處理大規模複雜狀況,嗯,跟大學相隔3年終於用到這些理論了,不會太未雨綢繆了一點嗎?明明還有很多更急迫的事情要學耶?
      3. 總而言之,在這個實際應用理論的漫長道路上,有多少人會中途轉行,去開咖啡店、賣雞排、創業啊。

      系上又有多少人連 library 都不會用?連拼湊各種 library 組出所需要的程式都不會?

      教授還是說:「哦,用 library 這種簡單的事情不用我們教,學生自己看一看就會啦」可是就是有一些人程度低到會說:「有亂碼,所以我發現把 “UTF8″ 轉成 “JSON" 格式就不會有亂碼了」、在某個需要寫程式的課(不是基礎程式設計或是物件導向)下課時問助教:「請問什麼是 header 檔?我要怎麼把原始碼分散在很多個 .cpp 裡面然後編譯成一個程式?」

      • 1. 你提到的問題很複雜,這甚至跟社會的風氣有關係。這不是單純鼓勵就可以解決的,沒興趣就是沒興趣,很多人念上好的大學好的科系就是要符合社會期待而已;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他將念的科系會做怎麼樣的事情。
        題外話是即使你對程式有興趣,也不一定會對寫程式的工作有興趣。很多事情沒興趣還是得做,這就是人生。

        2. 不太清楚臺積電跟聯發科的狀況,不過我一畢業的第一份工作就馬上有用到。我身邊的人比起這兩家比較喜歡去外商的公司工作,通常非常快就會用到;而且即使是小公司也不少有這樣的需求(客戶需求大,求快求穩)。

        3. 是因為興趣而轉行或者是真的活不下去而轉行是不一樣的。我認為交大資工畢業的學生除非有重大的缺陷或者重大的實力落差,不然要到活不下去的程度還蠻困難的。所以問題變成「比起寫程式,我對開一家咖啡店比較有興趣,雖然寫程式餓不死」,顯然是自願性的,那開咖啡店有什麼不好的 :)

        而且有創業的本錢的話,怎麼看都不會是只有領餓不死的薪水而已…

        4. 不太會寫程式這方面…我覺得得要看你是幾年級的,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在高中就有時間可以碰程式。以我的就學經歷來講,碩士以後即使不是寫的太好,但大多數的人是寫得出一點東西的。或者套一句業界的話,不會的話就到業界磨一磨就得會了。

        1. 「很多事情沒興趣還是得做,這就是人生。」至少我還不想在這個年紀就抱有這樣的想法。
        2. 你剛進公司他們就敢這樣給你任務哦,大概是你很強然後主管有看出來吧,外商似乎都比較能力導向。聽起來你的觀察是學校教的東西進了公司很多都馬上派上用場?我蠻想再聽聽看你周圍的人的情況。
        3. 你畢業多久了?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交大資工的 我現在看起來我上下幾屆(目前大學在校生)就有巨大的實力落差耶,強的很強弱的很弱,重大缺陷的我看來也有
        4. 這跟高中有沒有寫過程式沒關係啊……header檔和分散原始碼這種東西應該是大一講 C/C++ 的時候就要會了啊,問題是大一剛進來在電腦的架構很多都不瞭解的狀況下就要學生寫 C/C++ ,當然會碰壁一堆人最後矇混過關根本就不會寫啊。而且有些已經不是程式能力的問題了,連 JSON 和 UTF8 是什麼關係都不知道……這叫做什麼問題我也不知道了
        5. 我不認同這種「在大學或研究所好好學理論就好,進公司再來好好開始學寫程式」的論調

        「不會的話就到業界磨一磨就得會了。」這句話我每次聽了都很想笑,大家都保持著這種想法難怪常聽學長姐講公司裡面的 code 寫的多誇張,從把 private key 寫到 app 裡面到自幹向量型別和向量乘法的都有。呵呵。

        ps 上面說到的很多點我應該會在後續幾篇文章闡述一下

  4. > 至少我還不想在這個年紀就抱有這樣的想法
    不知道要怎麼評論這樣的想法…
    如果你沒有什麼得「硬逼著自己」去做,而所有事情都只是做你有興趣的那你還真幸運。
    這跟年紀一點關係都沒有,連家財萬貫的紈褲都有不少問題了;
    更甭提我遇到一些人是遇到家庭/財力問題連大學都唸到快休學的了。

    > 啊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交大資工的
    台大畢業的
    交大一直比我們都還要實作派所以感覺沒什麼大問題

    > 問題是大一剛進來在電腦的架構很多都不瞭解的狀況下就要學生寫 C/C++ ,當然會碰壁一堆人最後矇混過關根本就不會寫啊
    所以你也知道理由是因為他們缺乏相關背景啊,而且我大一寫的程式還真的沒用過專案的方法來寫,都是一題一個檔案的。
    如果你是TA的話會教他怎麼做header檔呢,還是罵他呢?

    > JSON 和 UTF8
    聽起來就只是名詞的定義不知道而已吧,
    你可以說是欠缺常識,但我覺得就是還沒接觸到而已。
    而且 JSON 這玩意在十幾年前根本不能算是常識,即使現在是流行起來了。

    我是不知道你是用怎麼樣的心態去批評這樣的事情,
    所以最直接了當的問,你認為這是學生錯的多,還是教育方法錯的多?

    你讓我感覺到你只為了分化能力的差別,
    有些人不會JSON,而我會;有些人不懂C++怎麼link,但是我會。
    你無形中假設了這位學生的立場與你同等,他必須會寫程式或者懂某某東西,
    所以我們交大應該為教出這樣的失敗品而感到羞恥。

    但你有沒有嘗試去了解他要什麼,或者他將來想做什麼在下定論,也許他正準備著轉系考。
    而且,你可以幫別人假設立場反過來說別人也可以挑你的弱點;
    在電腦科學這麼浩瀚的學科裡面到底什麼樣的事情才可以被定義為「必須會」或者「常識」,我還頗好奇的。

    > 就有巨大的實力落差
    如果真的有大到使得某些學生在台灣這麼重視學歷的環境中失業的例子,那歡迎你來打我臉。
    巨大的實力落差到哪裡都有,就業市場有人領 220K,有人卻領了 22K,也有人當了老闆…
    你提到很扯的例子,他還不是進了業界所以才能給你們拿來討論,

    反之很多排名在你們學校後很多的科大,即使實作商業作品的效率並不一定輸你們,
    但他們的履歷書就是一進公司就被丟垃圾桶了。
    之前就恰好面試到一位非常強的科大生,若不是靠referral他是沒有面試機會的。

    基本上我們面試人的時候注意的
    1. 基本的 coding,語言不拘用紙寫下來
    2. 小規模的問題,如演算法及資料結構
    3. 大規模的問題,如系統、網路、或者 team 要解的問題…

    然後再看每個 team 要不要收,
    老實說我們 team 在選人的時候並不會特別注重一些工程上的經驗,
    但是 team 中做的理論,缺一點不可。
    很幸運的,這樣的選考方法雖然遇過較缺少經驗的人,但都上手的頗快,我還真的沒有遇過很誇張的例子;
    反之如果我們面試到一個很會寫 code,卻什麼都不清處無法跟我們討論想法的人,那會痛苦許多。

    > 聽起來你的觀察是學校教的東西進了公司很多都馬上派上用場
    當然不是所有學校教的,但是不少。
    進來solve的問題就蠻open的需要不少技巧,解的好的話發paper到學界也沒什麼問題,話說公司還不少人工作期間有發paper的。
    做ML的時候把抽象化完的regression function丟過去就得開始想辦法實作了。
    不會用公司的函式實作至少可以花幾個禮拜看文件,
    而什麼數學函數都解不開我不覺得幾個禮拜就可以弄懂。

    這有些當然跟在座的領域有關係,但是我覺得也不少理論知識是寫程式就隨時會用到的,以C++為例
    – 我用 vector 跟用 map 差在哪, 而 string 跟 rope 差在哪(資料結構)
    – STL中的 std::next_permutation, C 函式庫的 strlen 執行效率如何(演算法)
    – 做了 heap allocation 生出指標會發生什麼事情,有什麼危險的(OS, Compiler, system programming)
    – multi-thread programming 如何分享一個 pointer,怎麼 sync(OS, system programming)

    這裡有很多知識不是光一本語言書就能告訴你的事情,即使你看完 C++ 教程也可以寫得出一支功能一樣的程式。
    如果今天是因為經驗少而犯蠢寫出 bug,那至少你可以透過經驗來累積
    但我上面提的例子是因為缺乏背後理論,無論 debug 幾次還是會有類似的問題發生,直到他去把後面的東西搞懂
    順帶一提,我覺得 private key 的事情也是 cryptography 沒學好,你的例子舉錯了

    • 和年紀有關啊,我不想這麼年輕就擁有和你一樣的想法,雖然我可以想像我到了某個年紀就會開始逐漸被迫接受這種想法了。
      沒興趣的事情可以想辦法把它變有趣,而不是一味地這樣認分接受然後做得很痛苦,事情可以很有趣的。

      我不知道你看到交大比臺大還要實作是幾年前的事情,但是我現在看到大學部的狀況是相反。

      我們會講到這個的原因是我說有人到了大三還不會分 declaration 和 definition 吧。
      我覺得這蠻誇張,你覺得呢?稀鬆平常?見怪不怪?
      有個人拿著交大資工的畢業證書去工作,老闆發現他不會分宣告和定義,程式全部擠在一個檔案,這對交大資工而言,或許是羞恥,或許不是,可能要看老闆怎麼想,但絕對不會是件光榮的事情吧?
      我覺得這種人應該要改進,因為老闆們被交大資工畢業的人雷到(也或許不會)之後,可能會影響我的工作機會。
      你硬要問我是哪邊錯的多,我覺得以交大資工的狀況,是系上錯的多。但我覺得那不是重點,重點是要改善這種情形,從系上著手也會比較容易。(學生個案多,狀況不一樣,系上的政策可以影響比較多人,至於具體可以怎樣改善,我之後可能會寫文章描述我的看法)
      造成這種現象是誰要負責不是這邊的重點,重點是課程內容的安排可以減低這種情形,我覺得是資工系應該做的。
      你說「但你有沒有嘗試去了解他要什麼,或者他將來想做什麼在下定論,也許他正準備著轉系考。」我引伸出如下的想法:
      因為每個人在大學想要的東西都不一樣,所以修完某些課,卻不知道那門課在教些什麼東西,唸完資工系,卻不知道什麼叫 UTF8,這樣都是可以接受的。資工系的畢業證書只是表示你可能比別人多懂一些CS,不代表你一定會什麼東西或是一定具備什麼能力。
      我不知道你的本意是不是這樣,但你說的話提醒了我這點。

      • 不禁想到,很久以前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找到自己有熱情的事,然後對讀資工系沒有熱情的人應該要跑去做別的有熱情的事,空出缺口。這樣對那些有熱情但考不進資工的人才公平。

        後來才發現其實很多人一生都找不到有熱情的東西,能找到熱情也是件滿幸運的事。

        然後又發現也有很多人並不想過著一直「追求」的生活。只想過著不是那麼「用力」的人生。仔細想想或許也不好批評什麼。

        然後才發現其實以前的我或許太過批評「不認真的人生」了😄

      • 我跟你的看法相反,我覺得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如果他們真的去找的話,但是臺灣的教育體制把學生訓練成接受現狀然後在現狀下做最好的準備,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熱情或是找到了也沒辦法克服現實去從事自己的熱情,於是就放棄。
        總之我傾向不接受現狀。
        不確定你是不是在說我批評那些「不認真」的人,但你沒有直接說。但,不,我不是在批評他們,我對他們的希望是他們不要這麼容易接受現狀,但是這是個人選擇我無從干涉。我一直在批評的是資工系還有教授不應該逼這些不想認真的人學這麼多東西,因為這些不想認真的人就把必修設定的很多,把課程設定的很僵化,要求學生交一大堆作業以確保他們有能力寫課本習題、瞭解很多「基本」觀念,殊不知雖然這些觀念雖然基本雖然重要,但也只有在那個特定領域重要而已,以後學生事實上也不一定會用到這些東西。
        國外 CS department 很多必修學分比我們少很多,很多人沒有選數位電路的課所以不會 Verilog ,沒有選線性代數、密碼學、選編譯器……所以都不會,那這些國外學生不具備教授們這些所謂「線性代數基本能力」要怎麼辦??工作也不見得會比較難找。
        教授們花很多時間塞給學生這些他們所謂的「基本觀念」所犧牲的是那些真正重要帶得走的能力,自學能力、表達能力、團隊合作、討論、發問,etc 。教授們說「這是同學們應該自己努力培養的,不是我們能做的」,可是教授們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們啊,我修到現在沒有任何一門資工系的課有課堂報告,作業的spec都訂的死死的,所謂創意是在做完spec之後只能拿來「加分用」,團隊合作也只有數位電路實驗和資料庫概論(spec也都是死死的)。課堂上教授也總是偏好自己教自己的,不會花心力去激發學生發問或討論(這方面我不完全怪教授,學生被動也是一個原因)。
        教授也不該認定每個人都很認真或是每個人都很不認真,教授要搞清楚現實。

      • 是不是真的每個人都找的到熱情因為太難驗證了,所以是個死胡同。但我想說的是其實存在不想找到熱情的人啊。(如果熱情的定義是要花很多心力全心投入的話。)至於批評,我純粹只是在指我「這樣對那些有熱情但考不進資工的人才公平。」的想法。(基本上我在這裡的發言大部分只是討論(和聊天)性質而已,所以可能偶爾會偏離主題 XD)

        想了一下我修過有不限題材的期末專題大概是這些課:嵌入式系統、資料庫系統概論(已退休)、微處理機系統實驗。其他有團隊合作的還有加上網路安全、編譯器設計概論、數位電路實驗、SA。供參考。

        不過對於一個害羞內向的人來說,我實在不太喜歡團隊合作的課啊 XDD
        這裡有寫一些通識分組的感想: https://www.ptt.cc/bbs/SENIORHIGH/M.1401066165.A.865.html
        不過對於資工的課來說,「專案本身複雜度太低,以至於分組產生的溝通成本完全超越了他所帶來的好處。」也是常有的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