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青年顧問團……

在UDN新聞看到,7/22是行政院青年顧問團第一次開會。

新聞畫面中,觀察到成員們的發言幾乎都只是提到「希望」,希望政府如何如何,多關心某方面,多協助某方面,但卻都沒有提出具體希望是如何關心、如何幫忙。這是我看到的一個缺陷,但因為只是第一次開會,或許細節等到未來開會的時候才會提到,第一次開會只提大方向我覺得還可以接受。

「青年」顧問團的成員組成在我看來倒是有些問題,行政院青年顧問團本來就是政府為了要對學運有所反應的產物,但青年顧問團裡面的人沒有(或是只有少數)學運代表就算了,學運參加者的年齡層在顧問團裡面也不具代表性,依照誰來「學運」?太陽花學運參與者的基本人口圖象

每五歲分成一組的話, 「20-24歲」這組占44.5%,為數最眾;「25-29歲」占22.3%,次高。

554位學生樣本當中,93%為專科以上學生。其中,專科占學生樣本的2.2%,大學占73%,碩士班占17.2%,博士班占0.7%。403位大學生樣本當中,年級越高,參與比例越高。大四占30.2%,大三27.0%,大二22.4%,大一15.9%。

而實際上依照行政院官方公佈的行政院青年顧問團錄取名單,我實際計算出來的結果如下,計算原檔在此

在學運佔最多的20~24歲這一組在「青年」顧問團並沒有得到相對比例的代表。

其中報名資格限制年齡必須35歲以下,還會出現這麼多35歲以上的人也真是自打嘴巴。

不過或許也是20~24歲支持體制內改革的比例太少了吧,導致他們完全不想參與這個顧問團,這似乎也是學運主要領導人的看法,我可以體會這種看法。

我一直以來對交大資工主要的抱怨點

Shaform:

不禁想到,很久以前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找到自己有熱情的事,然後對讀資工系沒有熱情的人應該要跑去做別的有熱情的事,空出缺口。這樣對那些有熱情但考不進資工的人才公平。

後來才發現其實很多人一生都找不到有熱情的東西,能找到熱情也是件滿幸運的事。

然後又發現也有很多人並不想過著一直「追求」的生活。只想過著不是那麼「用力」的人生。仔細想想或許也不好批評什麼。

然後才發現其實以前的我或許太過批評「不認真的人生」了 😄

我跟你的看法相反,我覺得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熱情,如果他們真的去找的話,但是臺灣的教育體制把學生訓練成接受現狀然後在現狀下做最好的準備,很多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可以找到熱情或是找到了也沒辦法克服現實去從事自己的熱情,於是就放棄。
總之我傾向不接受現狀。

不確定你是不是在說我批評那些「不認真」的人,但你沒有直接說。但,不,我不是在批評他們,我對他們的希望是他們不要這麼容易接受現狀,但是這是個人選擇我無從干涉。我一直在批評的是資工系還有教授不應該逼這些不想認真的人學這麼多東西,因為這些不想認真的人就把必修設定的很多,把課程設定的很僵化,要求學生交一大堆作業以確保他們有能力寫課本習題、瞭解很多「基本」觀念,殊不知雖然這些觀念雖然基本雖然重要,但也只有在那個特定領域重要而已,以後學生事實上也不一定會用到這些東西。

國外 CS department 很多必修學分比我們少很多,很多人沒有選數位電路的課所以不會 Verilog ,沒有選線性代數、密碼學、選編譯器……所以都不會,那這些國外學生不具備教授們這些所謂「線性代數基本能力」要怎麼辦??工作也不見得會比較難找。

教授們花很多時間塞給學生這些他們所謂的「基本觀念」所犧牲的是那些真正重要帶得走的能力,自學能力、表達能力、團隊合作、討論、發問,etc 。教授們說「這是同學們應該自己努力培養的,不是我們能做的」,可是教授們一點機會都不給我們啊,我修到現在沒有任何一門資工系的課有課堂報告,作業的spec都訂的死死的,所謂創意是在做完spec之後只能拿來「加分用」,團隊合作也只有數位電路實驗和資料庫概論(spec也都是死死的)。課堂上教授也總是偏好自己教自己的,不會花心力去激發學生發問或討論(這方面我不完全怪教授,學生被動也是一個原因)。

教授也不該認定每個人都很認真或是每個人都很不認真,教授要搞清楚現實。

臺灣的資工系好像都不是資工系

我所認知的理想的資工系應該是要像美國主要大學(Havard, MIT, Berkeley, Stanford 這些)的資工系那樣。

前幾天跟 jserv 前輩聊天,他說臺灣的資工系幾乎都淪陷了,很多CS基礎的課程都不開了,他舉的例子是正規語言和程式語言,這兩門課在臺大和成大資工都已經數年沒開了(但據說臺大明年要恢復正規語言)資訊有誤,見留言。這些系反倒是開了一堆創業、寫app,或是非常高階很專精的課程。他覺得交大資工很好,是臺灣最正統的資工系,意思是大部分正統的CS課在交大都還有。

我補充我的觀察,創業課程在交大資工只有1門,交大資工沒有寫app或是網頁開發的課程(但是電機系有,神奇)。這類的課程確實本來就不是CS,只是有了之後對學生會有很大的幫助。

雖然交大資工確實還有正規語言、程式語言這兩門課,但是老實說這兩門課的教學狀況都不是很好,正規語言是我親身經歷,程式語言是聽學長轉述的。

正規語言老師上課就是介紹課本的各種觀念,依照課本的進度這樣教下去,講完一個觀念會有一些 example 演練這樣。沒有作業,只有期中考和期末考。這樣我覺得大致沒什麼問題,因為正規本來就是比較概念性、思想性的東西,習題就幾乎只是練習用課本裡面教的專用符號表示這些概念,重要的是概念本身不是符號,所以不出作業這點沒什麼問題。這門課其實有點像……概念非常困難的通識課,就是懂了就可以。

程式語言據學長說法狀況就比較糟,有位老師花一整個學期講某個 functional programming language 和 functional programming 的概念,但 functional 其實只是 programming paradigm 裡面的一種而已,只講 functional 太狹隘;另一位老師則是用一整個學期快速教了5種程式語言,不講程式語言的分類或是設計或是寫法習慣的不同。

其實也是聽 jserv 一講才知道原來交大資工算是「正統」的 CS department,只是那只是表象而已,內容物有很多是爛的啊。

可怕的碩論英文

昨天看到一堆可怕的碩論英文文法之後就開始好奇碩論的英文水平到底有多高……

原本想用 Scrapy (crawler) ,再找一個文法檢查軟體之類的來自動化為所有論文評分,然後依據各系、各教授來統計,結果一定很有趣。

可是我找了很久找不到夠厲害的分析軟體,很多連基本的錯誤都抓不出來。

Gingerice 是 Ginger software 的 wrapper ,像是 “I go America" 他可以正確抓到應該是 “I go to America",但是接近的 “I go New York" 就抓不到錯誤。

LanguageTool 是開放的 proofreading 軟體,被 OpenOffice 使用,它連 “I go America" 都抓不到錯誤……

所以原先這計劃就只能等我找到夠厲害的 proofreading 軟體或是自己寫一套出來再說了……

我看到的英文究竟有多糟呢?這邊是幾個我找到英文特別糟的碩論(我只看資工系的,而且看不到全文所以只看英文摘要)